欢迎您来到三义网
当前位置:三义网 > 乐活 > 文学欣赏 > 正文

梦里寻芳影,相伴一世情

2013-05-26 20:42  作者:admin  来源:未知  浏览:

今天是2013.5.20,一个特别的日子,一个爱的温馨的示爱日。在这个浪漫而温馨的日子里,我要大声的对我的爱人,我永世的情人,我已故妻子说一声:520!2013!我爱您!爱您一生!你虽离世二十八年,但,你的魂,你的影,你的情将伴我今生永恒!

——康有山

令我痴迷的醉心的夜梦,永不憩眠地在我的魂灵中翩翩地纷飞。那梦里寻芳的绮景,好似粉露欲滴的香花玉蕊,要用她那清幽的蕊香,在我心魂的缭绕荡漾中,呼唤着我那青春的梦忆。花的馨香迷乱了彩蝶;彩蝶的轻旋,在吟叹着百花的娇艳。微风聚敛着她那着琼碧的丽质,撷挽着她那耿碧的芳魂,秉承着她那多情知爱的心性,牵系着她那高古飘逸的品格,在云淡风轻的朝晨,在紫霞潋滟的傍晚,在草长莺飞的暮春,在熏风踟蹰的夏日,在硕果香橙的旻秋,醉沉着自己的芊眠。呵,那双飞的恋蝶伴卧在花间,体翼盘结,躯身缠绕,同温着繾绻的仙乡。那是生命的不朽,情的无价,爱的赞歌。

芳影婆娑,芳颜娇俏,芳魂高洁。温柔酣香的梦,系练着我青春的、复掩着我那深雕在心头、挥之不去的,已逝的时光。在溟濛的记忆中,缕缕伸升起缤纷异彩的妙蒂,那是我生生世世的眷恋、永世不会忘怀的伊人。那终生沉淀在神底、历经铸炼、伫立于我心头的初恋的爱人。

弹指间,二十八年过去。魂灵的追挽,夜梦的约邀,神思的求索,天上人间的寻觅,希冀她皈依的渴望,无法寻得她仙归的踪径。奈何桥上,那久挂的招魂的旗幡,在冥风中虽然猎猎飘翻,但依然未能挽得她玉颜顾盼的眼眄、未能寻见她睹瞥红尘的那明眸的柔光。她永远地去了,在那天涯的天涯,在那地角的地角、在那无限而无限、遥远而又遥远的地方。

在她阖然离去的最初的日子,我曾痴呆地望着我们的家门,觉得她是去远游,还在切盼她能早一天回来。多少次,朦胧中,她含着微笑,回来了!眼睛看着我、看着我们,似乎在说:我走的并不远,我走的时间并不长……当我踟蹰着奔向她、去搀扶她、拥抱她、迎接她时,一切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留下的只能是懊恼、失望、伴着滂沱的悲泪。忽然,觉得她好象已经进了屋,是啊,那妆台前洗拭风尘、梳理长发、顾鉴自照的不确实是她么?是我的梅、心爱的妻子吗?啊!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吧?含笑贴在窗棂上那不是她的颀影么?可进屋去寻找,犄角旮旯,还是没有她。顿悟,是幻觉!

后来,终于还是明白了,她不会回来了!她将永宿仙乡,永弃人寰,永离红尘。

记得,在她欲赴红焰、羽化登仙的那一刻,我虽死死抱着她的娇躯,不肯让恶煞们毁损她的娇躯,但没有用。她终于还是在烈焰中升腾、从尘世间超脱了。在我迷离中,抱着她的遗骨、去她九泉新居的时候,我觉得她在紧紧的搂着我的脖颈,我仍然在贴着她的玉体,我们没有离别,我们只是暂短的分居,只是身处两地而已。最后,我还是清醒了,她真是和我们永别了。

从此后,殡仪馆成了我心目中的圣地,因为那里住着我的爱人,我的爱人在那里过着日日夜夜,那里是我妻子的寓居仙乡。从此,我成了殡仪馆的“常客”。

我常常在朝日喷薄的清晨、落日回照的傍晚,顶风冒雨,亦或是披霜踏雪,去探视她、陪伴她。那种期盼,急切,每次,总是行色匆匆,那皈依的心情,有似初恋时的赴约会。直到真的到了她的身旁,才安下心来。打开门后,捧起她的骨灰匣,小心地、轻轻地擦拭掉上面的清尘,抱在怀里,陪她静静地坐着。我俩依然同看夕阳,似乎她在哝哝低语,在赞颂着夕阳的娇媚;同迎晚霞,似乎她在和我议论着晚霞的妍丽;我们同送晓月,似乎她在玉轮的洁碧中闪烁辉煌;同接日出,她在与扶桑的曼步中拂煦着光阴的绮妙。或者我和她聊聊过去的往事,共同回忆初恋的甜蜜……我从未觉得我是在叨鬼话,那是我俩在谈心、在倾诉心语,在人间共度时光。我和她一起回忆着我们往事的点点滴滴,那些我们都永远不会忘记的生活中的记忆,我们最浪漫的往昔的峥嵘岁月……

我每周至少都会去一次,多的时候,去二到三次,节假日自不必说。后来,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都熟悉了我,有时她们在不忙的时候也和我一起陪着她。为了怕我有的时候来了开不开门,她们就把放钥匙的地方告诉我,好让我自己去拿。我在和她独坐的时候,总是能够闻到她那艳骨的馨香,每次,我都拔下几根头发,放在她的身边,以示结发之情。有的时候掏出笔,在小纸条上写下几句诗、几句话,放在匣子里。生前,她的长发将近一米,是我们结婚后她才剪下来,几十年来,我都一直珍存着。我也常常拿出来抚摸,一如她生前一样。那情景,宛如我当年给她梳理时的情景。节假日的时候,我也曾带一点酒菜,和她同餐共饮。有时,也抱着他的骨灰匣,打一会瞌睡。那暂短的瞬间,有时也能有爱恋的真梦。

记得还是在我们恋爱的时候。有一次,我们坐在松花江边的台阶上,一起欣赏清澈的松花江水滚滚奔流,她指着江水说:假如我先走了,你哪里也不要掩埋我,只要让我随着滔滔的松花江水奔流,那就是我最大的幸福。

十二年后,我们遵从了她的遗愿,和孩子们将他的骨灰洒进了松花江。从此,我的梅,我的初恋,我的爱人,永远成了我的梦中人。

我常常梦见她。她总是踏着盈盈碎步,身影翩跹,披着烟雨似的的面纱,灵动的秀眸闪烁着柔情。含笑地走近我的身边。她看着我,可我每次迎上前去,她已倏然不见了。那梦总是那么暂短,那么匆促,那么离奇。

静梅!我的恋人。每当我看到梅花,那透着缕缕缥缈,缠绵而多情的梅枝,那迷离的意境,似乎纵然用万千词阙都无法咏尽她的深意。似乎我的梅犹然携着唐诗宋词的古韵,拥着无数朵绽立的梅花在唱着飘逸的歌吟,携着俊逸的雪韵,在酿造着一个又一个寻不回的梦。无论寒风料峭,还是鹅雪飘飞,而我的梦依旧酣甜。那饱蘸鲜丽的血液、融入真情实意的、今日今时亦在低斟浅饮、红尘永生不朽的赞歌中的深情、真爱,在雪域霜天下犹然熠闪着人世的永恒。

梅的月朗星辉的旷古的幽韵,恋着我生命的今生今世。她那曼妙的琼姿,精彩的心神,高雅的气质,高贵的本性,令我永志不忘。你呈着如花的笑颜,捧着一卷诗词曼妙而来,口里吟着“蓬门未识绮罗香,拟托良媒亦自伤。谁爱风流高格调,共怜时世俭梳妆。敢将十指夸针巧,不教峨眉斗画长。苦恨年年压金线,为她人做嫁衣裳”这是梅常常吟哦的诗句,也是她自诩品格的诗句。她的风流高格调,是梅花的洁雅、飘逸、高古的诗意所缔造。又闪烁着梅朵的光芒,洋溢着梅枝的谦谦君子自牧的芳采,回旋于天地之间。那是耿碧之气,沛然之气,光华之气。

你的清幽的歌声,是从你的玉喉中溢出。你最喜欢哼唱的那些动人的清歌,依旧像泉水一样在我的耳边流淌着,在我忧愁的时候,在抚慰我的心灵,在我孤独的时候,陪伴着我。在我躁动的时候,你拂耳嘱告着我,平息着我。

当那含泪的云在我的头顶飘过,我觉得你好像在乘着一驾黄鹤,在云天上驰飞,飞过了洞庭湖,飞过了九嶷山,飞过了黄鹤楼,飞到那遥远遥远的地方。那声声嘹唳长鸣,是你的问候,是你的祝福,是你留恋家乡的深深情意。

我到水边去,那泛着清清涟漪的水中,映现着你的身影。那是你吗?在轻云迤逦、天光云影的辉映下,你凌着水天罗幕、踏着轻盈的娇步,轻摆着婀娜的身姿,款款而来。你带着祝福、祈愿、问候。你还是那么庄重,那么深情,那么温文尔雅。

你最喜欢北国家乡的雪韵,你仿佛多少次在雪原上盘踅、徜徉,那洁白的雪原上,留下的是你的步痕。你吟着“雪朔江天缟素纨,簇簇梅开点山川。青女寒娥牵玉手,无尽风流在尘寰”。啊,那不是你的咏雪诗吗?记得就是那次我们的踏雪冬游,我们定下了终身相许的婚姻。我以“雪梅鸳绸牵姻缘,相许何须论华年。莫论红尘是寒暑,寄情流光风月间”相答。从此,我们把心放到了一起,把魂放在了一起,把梦放到了一起,我们相许生生世世。从此,我们拥抱着青春,拥抱着幸福,拥抱着恩爱……

伊人远去。在你窈窕的照影里,沧桑在悄悄地吞噬者岁月的留痕。笔端铺陈的时光的链系,送走了一个个的春秋四季,致使孩提长大,青春怯去,壮年衰老,但你所溢发的在严寒冬日仍能喷薄的花香,却有似揽着千娇百媚的四时风情,抱揽着我怀中梦想的馥郁。那近三十年来,在我神思中的对岁月的不衰守候,在你的心灵的花瓣上,早已积留下一抔抔盈盈着珠泪的絮语,让我在呢喃中陶醉,在倾情中挽恋。

期待你妩媚地回眸,梦中泪水幻来的思恋,终能在红尘遂愿。

期待我披一袭烈焰的霞衣,撷一朵梅的素魄,万里风尘来到你的面前,你能认出我曾守候了一世的衰老而憔悴的容颜,让我俩在梦中团圆。

让你的梦,我的梦,我们的梦,在寥廓的天地间回环、绵亘,永不飘散……

静梅,你听到了么?

我知道,你已经听到了!

我看见了,你在含笑点头……

上一篇:春暖花开,愿您依然浅笑安然

下一篇:刀尖上的舞蹈

图片推荐

热点关注

健康

更多>

上海美食

更多>
关于我们  |  联系方式  |  版权声明  |  广告合作  |  加入我们  |  友情连接  |  招聘信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版权所有 三义网 沪ICP备09047762号-4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内容版权归涿州市国谕广告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,违者将承担相应法律责任